山西省事业编工资改革最新消息(山西乡镇事业编改革)

商比邻小二 43 0

山西一个12万人的小县城,花了两年时间改革“铁饭碗”,还在7月28日宣布,超一半事业编制人员已被核减掉。

山西省事业编工资改革最新消息(山西乡镇事业编改革)

现在都说“宇宙的尽头是考公和考编”。但如今看来,就算你编制在手,也不一定能一生无忧了。谁能预料,下一个被“优化”的会不会是自己呢?

小县城打破“铁饭碗”

2020年4月,山西省在忻州市河曲县、临汾市浮山县开展人口小县改革试点。

当时忻州表示:“要在3至5年时间,逐步实现机构、编制、人员大幅度下降。”

说白了,就是“压缩”编制,节约成本。

结果仅过去两年,7月28日,忻州市表示:目前河曲县人口小县机构改革各项任务基本完成,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来源:“忻州改革”公众号

具体包括:

将36个党政机构精简为22个、135名领导职数精简为114名;

将186个涉改事业单位整合为40个、1964名事业编制核减为659名。

也就是说,两年时间里,河曲县有78%的事业单位被整合掉了,有66%的事业编制被核减掉了。不得不佩服当地政府雷厉风行之速度。

对于超编的事业人员,如何安置?

一是,超编的903名事业人员,采取到对口党政部门跟班学习锻炼、担任村委主干等。

二是,此次改革减少科级职数75个,着力为55岁以上的科级干部解决职级待遇,鼓励他们退出领导岗位,纳入“干部周转池”由县委统一管理,安排参与党史学习教育督导、疫情防控督查等中心工作。

其实就是拿走编制,但还是得到基层干活。至于待遇如何,忻州也没有细说。

一年省了1.3亿经费

河曲县位于陕西省忻州市西北部,地处晋陕蒙能源金三角中心地带,面积1323平方公里,总人口却只有12.72万,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人口小县。

去年,河曲县财政收入12.59亿,财政支出却高达20.78亿,财政赤字缺口有8亿多。

同时河曲县还有11.84亿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债务率85.65%,看得出财政压力不小。

来源:企业预警通

这次改革后,在财政层面,河曲县确实减负了不少。

据5月28日忻州日报的消息,2021年河曲县县直部门公用经费支出同比下降11.3%。改革过渡期之后, 县直部门公用经费支出每年减少1050万元,财政供养人员工资福利、“五险一金”等支出每年减少1.33亿元。

来源:“忻州日报”公众号

1.33亿元可不是小数目,这相当于改革后每年河曲县可以省下十分之一的收入。

2021年两会期间,就有政协委员提出优化县级行政区划、推进小县合并试点的建议。提案中写道:“中国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中,人口规模在10万人以下的有200多个,其中5万人以下的100多个,主要分布在西部。”

在河曲县背后,还有众多人口小县,同样面临着财政供养能力不足、财政供养人员比例相对较高、事业机构“小、散、弱”等的问题。

如今河曲县改革效果明显,不难看出未来人口小县政府合并整合的趋势,将越来越明显,未来试点范围扩大也是很有可能的。

卖地收入下滑的影响

人口小县加速改革、开源节流的背后,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地方财政的下滑。

土地收入是支撑地方财政收入最主要的来源,但是这几年,政府在卖地上已经越来越赚不到钱了。

从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来看,2021年土地出让收入8.7万亿,同比仅增长3.5%,增幅与往年10%以上的数据做对比,低得可怜。

7月14日,一份财政部门的全国财政收入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2.36万亿元,同比下降31.4%,堪称断崖式暴跌。

过去为了谋求发展,众多县级市依赖“债务驱动基建——土地财政还债”模式,在土地市场还火热的时候,问题还没显现。

但现在随着房企接连躺平,土拍只能靠城投托底,还陷入持续流拍潮,千百个小县城面临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早在2018年,四川资阳市安岳县、雁江区就启动过财政重整,还有去年底网红五线城市鹤岗也启动了,它们的共同原因就是土地出让金下滑,导致的财政压力。

现在2022年已过一半,土地出让金下滑得厉害,而这少的都是地方政府的收入。土地、房子卖不出去,地方财政就没有了支撑。

收入降低,节流成了一大路径,比如砍掉编制内员工的补贴等等。如果试点再增加,或许会有更多的人口小县跟河曲县一样,直接就核减编制了。

结语

有这样一句很火的话,被很多人奉为真理:“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

意思是在考研、考编成功后,第一件事就是和体制外、高校外的对象分手。

它让人联想到铁饭碗、安全感。上岸的那一方觉得自己有了更好的发展,将来也会遇到更好的人,展开更好的生活,而另一方不是上岸的人,生活似乎依旧充满不确定性。

博士考城管,硕士去卷烟……可以说现在的社会对于考编,已经迷恋到了非正常程度。

但现在来看,你选择为之拼命的铁饭碗,也要被打破了。

人生没有上岸无忧一说,外部的环境千变万化,在不断波动的经济周期中,唯有不断努力提升自我才是不变的准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