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0万亿美国芯片法案?乔布斯、张忠谋早已看清结局

商比邻小二 17 0

2800万亿美国芯片法案?乔布斯、张忠谋早已看清结局

美国对我国芯片行业究竟包藏什么祸心?

结合近日白宫宣布的“拜登将于下周二正式签署《芯片与科学法案》”,不难看出,美国在鼓吹芯片龙头去美办厂这件事上是急坏了。

而这个备受瞩目的《芯片与科学法案》是何来头?

该法案旨在提升美国半导体产业的竞争力,包括为该国半导体企业提供百亿美元补贴和税收减免以及超2000亿美元的科研项目经费等等。

而其中不乏一些限制中美科技合作的条款。

不难看出拜登的计划是限制全球芯片制造商向中国销售芯片,中国再也不能从受美国控制的供应商那里购买先进芯片,这样一来,就能全面遏制中国芯片的发展,试图创造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市场,并且将中国整个排除在外。

也正是因为如此,美国民主党普遍认为该法案的通过对美国国家经济乃至国家安全都至关重要,是对付中国的“大杀器”之一。

而这个“大招”真的能够真正振兴美国的芯片制造业吗?早在1999年,已故的苹果CEO乔布斯就给出了答案。

全球芯片企业格局

全球的芯片产业都是起源于美国的1950年代,是军方扶持的产物。

20世纪60年代,日本则积极引进美国技术,发展半导体产业。由于日本在引进阶段特别注意消化吸收国外的精华,其产业紧随美国之后,成为世界第二半导体产业生产大国。

到80年代,日本在半导体记忆体方面已经取得了技术领先,又加上大规模生产技术、低价促销的竞争战略,迅速取代美国成为半导体记忆体主要供应国。到1989年,日本芯片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达53%,美国仅37%,欧洲占12%,韩国1%,其它地区1%。

也正是由于美国与日本在经济上的博弈与随之而来的产业转移,美国开始扶植台湾地区和韩国。

在此情境之下,就有了台积电和三星的崛起。

特别是台积电,在张忠谋的筹划之下,把芯片代工制造这个领域从芯片产业里边独立出来,变成了一个附加值很高的部分。之后的台湾省,可以说是继美国、日本之后的第三块芯片“热土”。

渐渐地全球芯片产业就形成了这样一种格局:

美国的企业主要负责设计,如高通、AMD、英伟达一类,都是只设计芯片,制造部分主要在亚洲。亚洲光台积电就占了全球芯片产能大概55%,三星占了18%,仅此两家就已占据超70%了。

这样的一种分工格局,在通常情况下是没有问题的,但在疫情的影响之下,全球都出现了芯片短缺的情况,特别是汽车制造业尤其严重,导致美国和全世界多家车厂被迫停工。

“美国之前芯片制造的产能占了全世界的40%,而现在只有12%,美国国内的芯片自给率也只有20%。剩下的80%基本都要从亚洲地区采购。”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说。

这让美国越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样一种情况让美国认为威胁到了自己的国家安全,于是开始向台积电和三星施压,要求其在美国设厂。

2800亿补贴救得了美国芯片产业吗?

这则法案的通过曾让美国高管直呼“赢麻了”,美国参议员约翰·柯宁甚至说“中国的噩耗来了”。然而中国的噩耗真的来了吗?

其实,制造业回归美国这个事情,在奥巴马时期就已提出。

根据《纽约时报》在 2012 年的报导,当时奥巴马试图施压苹果以让其将部分生产线移回美国,乔布斯明确回答:"those jobs aren't coming back" ( 那些工作永远回不来了 ) 。

2017年,在川普就职时期临近时,他也曾就工厂转移问题苹果CEO库克表示,希望苹果能在美国建造 1 座或多座大型工厂,以实现 iPhone 真正在美国制造,并借此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当时库克仅仅回复了一句 "I understand that" ,只当耳边风吹过。

台积电的张忠谋近日也罕见发声,对于此事他直言:美国毫无优势。此举无法弥补美国在芯片工艺方面的落后,一口吃不成胖子,美国在先进工艺方面的落后不能单纯靠钱就能解决。

先不说芯片,仅从普通制造业谈起。2019年苹果新的Mac Pro生产线将由深圳转移到美国德州奥斯汀的厂房,结果连螺丝钉都要从中国进口。

如今台积电已有点后悔赴美建厂了。它的高管担忧美国工厂未来很难获利,当地的成本实在太高。如果还无法获得补贴,这几乎要成为一项亏损的投资。

该法案的通过看似对美国芯片发展很有帮助,实则是让企业陷入两难境地。毕竟企业在哪里设厂,是从企业效益的角度出发,要用政治力量去介入,强行迁移,后果可想而知。

而对于中国而言又如何?

1999年,美国发表了所谓的《考克斯报告》,彻底堵死了中美两国在航天技术上进行合作的任何可能性,将把中国排除在世界航天之外。最终,却诞生了一个独立自主的世界航天强国。

那么在芯片上的美国的野蛮打压就能成为中国的噩耗了吗?我们相信,一个芯片强国终将诞生。